FANDOM


  在我躺着的床背后

  两匹奇妙的马监督我

  好像赤条条的患肺病的小孩

  脑袋在又硬又干净的枕头上

  在清洁无瑕的房间里

  右边那匹马的脖颈挨了一针

  我的左胳膊挨了同样的一针

  床上一个小瓶子里装着温暖的血

  屋里悬挂着一大瓶血

    一根橡皮管从中

  我黑色的智力输入下面的那匹马

    粗壮的脖颈

  在花园里,自我的姐妹们

  用椭圆的球拍和背后的秘密

  跟对于她们已成为可怕的精神病的象征的母亲

  打网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