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  我红色般活着。我靠我的血液活着。

  我并没有否认爱神。

  我的红唇曾在你寒冷的供案上燃烧。

  我了解你,爱神——

  你并非男人和女人

  你是蜷坐在庙宇中的力量,

  从前,你起来,比一声尖叫更任性,

  比一块投出的石头更凶暴,

  把那些通告的贴切的词投向世界

  自全能者的庙宇之门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