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  这世界属于我。

  无论走到哪里

  我都要向每个人抛撒玫瑰。

  艺术家爱每只听到他的话的大理石耳朵。

  痛苦、不幸,对于我是什么?

  一切轰隆倒下:

  我歌唱。

  于是从幸福的胸膛里升起痛苦那伟大的赞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