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  从幼年起,我的内心怀着紫色黄昏

  赤裸的处女们和奔驰着的半人半马兽嬉戏……

  金灿灿的日子目光绚丽,

  只有阳光向一位温柔的女人的躯体真诚致意……

  男人没有到来,从未到来,也不会存在……

  男人是被太阳的女儿愤怒地掷向峭壁的一面虚假的镜子,

  男人是白色的孩童们所不理解的一种谎言,

  男人是骄傲的嘴唇所轻蔑的一枚腐烂的果实。



  美丽的姐妹,攀登那最坚硬的岩石,

  我们全是女战士,女英雄,女骑手,

  是贞洁的眼睛,天空的眉毛,玫瑰面具,

  沉重的激浪和掠走的群鸟,

  我们是最意外而又最深沉的红色,

  是老虎的斑纹,绷紧的琴弦,不怕晕眩的星星。